当前位置:十博手机版 > 自然科学 >

方舟子论世界一流大学与学术腐败(涉及各个着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方舟子论世界一流大学和学术腐败(涉及所有着名大学

  2005年11月27日晚在浙江大学演讲实录(根据录音整理)一,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这是我第一次访问浙江大学。你们学校的寄宿大会的组织者要我谈论学术的标准,我很高兴来,我最初设计的主题是打击中国的学术腐败,现在我有一个主办方设定的课题。当我读海报的时候,我意识到“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和学术规范”比我最初计划的“性”更有建设性,但我所说的并不是什么改变。世界一流的大学建设和学术规范,和打击学术腐败有关系。既然我们设定了这样一个话题,那么我就谈谈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现在国内着名大学正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浙江大学也不例外。一些大学还设定了20年内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时间表。但是,如果我们最近看报,我们会发现中国已经拥有了世界一流的大学。据说“泰晤士报”出版了大学排名,北大排名为亚洲,世界排名第十五位,排在世界第十五位,当然是世界一流大学。北京大学校长徐志宏最近低调地采访了记者,他说:“作为一所学校,我们必须确切地知道我们在哪里。北大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我觉得我们的差距主要是科技方面的,“这听起来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但是这个名单并没有否认,”泰晤士报“是高等教育的补充,去年在世界大学评价。那时正是北京大学今年被评为十七,二年级。北京大学被命名为世界第十七次,其党委书记闵伟芳并不​​像现任总统那么羞耻,这就是他当时接受采访时所说的:“我们用这个排名来激励自己。”一直认为北大具有世界一流大学的潜质,还有一些相似之处,其中之一就是:“尽管我们没有像诺贝尔奖获得者那样多的教授,但我们一直在努力在这个问题上 - 仅在2004年一年,我们就在北大20多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发表了演讲。“他认为,有一位诺贝尔得奖者为他的在职教授做讲座和获得诺贝尔奖有一些相似之处。我认为国内着名的大学,甚至是非名牌大学都邀请诺贝尔奖得主来讲课。我国有那么多的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有一点相似之处。当然,这个理由听起来很荒唐,所以当时有些人从其他角度来捍卫这份名单。北大也承认,北大不及世界顶尖的科技大学,所以有人不得不捍卫这个名单,不仅考虑科技,还考虑到文科,北大在一些艺术领域确实在世界上有着独特的地位,比如在研究中国的历史,语言,写作方面,北大应该算是国内的一流,那么世界当然就是也是头等舱。又如,在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笑)中,也应该是世界一流的。所以他们捍卫这份名单,那文科毕竟是有值得称道的地方。没想到几个星期,“泰晤士报”拿出了一个等级,这个要点比较微妙,就是全球科学排名,在这个排名靠前的科学大学里,北大排名第十一。如果我们把这个排行榜与以前的排行榜进行比较,我们可以看到,北大的科学而不是文科,竟然把北大的科学排名列为第十一位。当然,这是荒谬的,所以这个时候几乎没有媒体报道的名单上。我查了一下,只有“解放日报”做了一个报告,只列出了前十名(笑),第十一名被忽略。北大新闻网转载了“解放日报”时的报道,随后又有一张便条加上:北京跻身第十一(笑)。几个星期后,泰晤士报出了一条线,这次是全球工程排名。在这个排名中,北大更进一步,排在第十位。如果按照这个排名,那么北大最好的是工科,其次是科学,最后是文科。了解中国大学情况的人会觉得很荒唐。所以这个榜单的最后,国内还没有报道,包括北大新闻,都不好意思提到。我用这个幻灯片的一个标题,叫做“大学排名游戏”。这个排名实际上是一个排名游戏,可以根据各种标准来制定,这些都没有任何客观的标准,但是有些主观的标准,在排名中排名可能有他的目的。例如,在全球科学大学的排名中,排在第二的是什么大学?牛津和剑桥是英国的大学。在美国,牛津和剑桥科学不是比大学,哈佛,麻省理工,伯克利更强吗?我想不一定。所以这个排名,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突出英国的大学,把北方拉到一起。所以我对这个排名没有太多的想法。国内有很多这样的排名,特别是一个叫吴淑莲的排名,连续我们都骂,但是他还是很无聊,每年都要排名,如果太看中这个排名,我觉得这是一个不成熟的表现,有的像一个小男孩,年轻的时候,我们喜欢争论类似的排名,看看水浒,我们必须争夺最高的武术技巧,当我们读“坦陀罗”的时候,就更容易了,谁是最好的人在世界上,好吗?有些书没有明确的排名,就像三国演义,武侠最高,我们要争取打架,这是一个小男孩的游戏,我想我们成长这么大,不应该看重这个排名游戏。如果说北大真的把自己看成是世界一流的大学,那么不仅要赶上科技赶超,在其他许多领域也应该起来。例如,就大学精神而言,学术水平与世界上真正的一流大学截然不同。刚刚介绍了主持人,我们新的语言丝网站,2000年搞了一个叫“这个存款”的页面,目的是揭露国内学术腐败,国内比较有名的高校打了我们,其中一个是北大。北大与其他大学相比,涉案较多。我们在那里有一个专辑,叫做“北大事件”,文章里有数百篇文章,我刚才在这里列举了一些。最着名的是王明社会学教授剽窃,大家应该都知道。然后去年,朱苏莉法学院院长招生造假,他的研究生甘德怀没有被录取,写了一封信给我们,我们登出去,一下子成名了。而“美联储首席经济学家”周春生事件,美联储大家都知道,美国央行,其首席经济学家,听起来很可怕,实际上,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经济学家,回来说要成为。的首席经济学家,在北大教授当我们谈论在北京大学抄袭,大家都认为王铭铭。事实上,其他老师在北大也有抄袭我只是在这里列出的另外两个抄袭情况:淇淇孙教授和孙黎明教授,会计系,经济学抄袭的学校,但并没有造成很大的关注,以及在北京大学程贤也被发现抄袭的教授最后,我列出了一个“女人”的福音:28000元进北大真正的校友“,”北大完美女高级研讨会“,最后寄给你印章文凭。哪一个世界顶尖的大学,会有这么多的抄袭啊,骗子,卖文凭啊?还有一些个别的案件,但是遇到的时候,会认真的处理,当你看新闻的时候,你会注意到他最近麻省理工被开除了,发现一位副教授伪造了实验数据,世界上最好的哪所大学在遭受这么多违规之后没有做任何事情呢?像王明明这样的一些人被处理掉了,但是根据教授,博士生导师,其余的都没有做过任何的处理,所以如果你不讲学术规范,不要反抗学术腐败,我想我们永远不想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第二,中国没有学术腐败,但有些人不承认中国有学术腐败,在这里引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技协会的伦理与权利工作委员会负责人技术人员认为把一些学术上的麻烦看作是“学术腐败”是不科学的,腐败不应该混淆。 \\ u0026委员会成员和专家呼吁“中国在学术界的不良现象应被称为国际上的不当行为或不适当的学术不端行为或不当行为”世界上是否有任何学术不端行为?是在发达国家也有一些。但是,这些不良行为在中国有其自身的特点,具有广泛性,集体性,相互性和特异性四个特点,达到了不能再被描述为不当行为和不端行为的地步,称之为腐败让我们来看看广度。在美国,卫生部有一个办公室,称为ORI办公室,专门研究生物医学领域的学术不端行为。它成立于1989年,自1989年成立至今,共调查185件案件。平均在同一年下降十年。英国“自然”杂志的匿名调查向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发出问卷,询问他们是否犯了学术不端行为。统计数字显示,约有1.5%的人是以前做过的。这是他们认为已经非常广泛的事情,所以现在美国不得不暗杀学术不端行为。美国通常会在几年之内(如三年或五年)申请国家科研基金来对待被认定为有学术不端行为的人,禁止在政府委员会任职。这样就会让你几年内不能搞科学研究。因为没有国家科研经费,所以不能搞科学研究,就这样把学术搞清楚。最近他们在佛蒙特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Vermont School of Medicine)担任过一位教授,他写了十多年的假基金申请报告,最终获得了200多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发现后,他们发现案件特别严厉,采取前所未有的行动,禁止他申请国家生命科学研究经费。他还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并处以20万美元的罚款。他们认为学术造假的现象非常广泛,所以要采取这样的行动。但与中国相比,这是微不足道的。在中国没有统计数据,我只是举了一个例子。自2000年8月以来,我们的网站开始关注中国学术腐败问题。去年我采访了中央电视台节目,询问我们网站上是否有关于2000年至2004年发表的报道总数的统计数据。我数了一下,有300多例,每年大约有100例。到目前为止,共有四五百宗。正如我们的网站已经接触到我们,四,五年来已经有45500个案件。就像过去几年美国国家官方机构发现的85件案件一样,而且,我相信,只有我们所关心的一小部分只是冰山一角。所以中国的学术腐败非常广泛。而且,中国普遍存在的学术腐败现象不仅数量众多,而且还有层次不同,从高到低,从科技领导,院士,校长,教授,副教授,讲师到博士生,硕士学位大学生,大学生,所有人都参与其中,所以它的属性非常广泛,不仅仅是个人的行为,其次也是集体的,国家(这里省略:编者注)干,怕其他人知道。一旦发现,他无法留在学术界。但在中国却不一样。中国的一些学术腐败行为是公开的,有组织的,没有纪律的(笑)。有些甚至是由领导组织的。我举个例子,包装院士。什么是包装院士?如果一个学校想推出一个院士的候选人,觉得自己的成绩还不够,他就会被别人要求把结果放在头上把他包起来。这类事情往往是由学校领导完成的,是有组织的。比如拿到一笔钱,原本是用作重点学科的建设资金,但是这个部门的领导决定把它作为科研经费指出来,怕上面的调查,让大家赶紧拿到钱在那里排长队到财务部门拿钱,所以这些都是有组织的,领导干的,而不是个人的行为,第三点是交叉性的,国外的学术不端行为在学术界是个人现象,中国学术界的不端行为与其他领域混杂在一起,在政治领域纠结于腐败,许多官员不得不上大学去获得国外罕见的博士,教授当当,据我们统计,中部有八名省长,都是研究生,但从他们的经验来看,根本就没有时间研究生学习,除了一个北大由一位医学院教授作为副省长推荐,他的学位可能是真的,另一个是所谓的在职研究,而官员在学习的同时又是怎样的时间?也有官员在各大名校担任兼职教授,名誉教授,这很常见。现在医生和教授都没有价值,一句话也不叫,“医生到处都是狗教授”(笑声),是如此毫无价值。现在有点贵重,是院士。因此,一名军官想去钓鱼找一个院士(笑)。科学院好一些,工程院比较麻烦,因为有一个工程院,就是管理,所以官员觉得你可以去管理口分院士。在上届会议上,铁道部部长率先尝试了一些事情,并取得了成功。在他退后之前,他当选为工程院院士。我不是说一个军官不能成为一个院士。问题是,你有没有可以取得的学术成就?一些官员在去政府之前曾经在学术上从事学术研究。如果学术成果是理所应当的,院士就不应该是错的。但是铁道部长,他的学术成就是什么?他提出了一个叫“公交跑,卡车超载”的理论,这是他的学术成就,他依靠这个作为院士(笑)。有了这样一个先例,上届院士选举中有很多大型国有企业的高级官员,部长和首席执行官,他们都是工程院院士。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列出了几十个人的名单。本届会议并不如此强大,但仍然存在这样的情况。院士们是终身的,所以大臣们想在退休之前先把当当院士汇给他们,后来他们也是院士,即使他们不是大臣。在这种情况下,我给了一个叫做学校官员的名字。孔子说,如果你好好学习,善于学习,善于理科,那么你现在就有了另一种意义,不是说在军官学习好之后,自己给自己一个头衔,医生,教授和院士金膏。这是政治腐败的勾结。另一个是与经济腐败勾结,特别是与那些商业欺诈,商业炒作混在一起。我们的网站在这方面打了很多例子,销售假药,销售保健品,销售假纳米产品。一时间,中国似乎是第一个进入纳米时代的国家。众多产品涌现街头,包括纳米洗衣机,纳米冰箱,纳米布,纳米领带,纳米水和纳米杯。支持他们的是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有些人公开为他们说话,并为他们做广告。当我们打击假冒的健康产品时,像简奥核酸,他们可以拉起一堆人,一堆教授,其中有一个院士为他们说话。这是国外从未做过的事情。有没有在国外的高科技名称商业骗局?是的,在美国也有很多保健品出售。但是,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参与这项研究。相反,我看到科学家站起来揭露他们。在国家倒过来,而是研究人员支持他们。因此,这是一个具有交叉性特征的中国特殊现象。它不再是中国学术界的一个简单问题,而是一个涉及其他领域的问题,交织在一起。另一个是特异性。我觉得有一些中国特有的学术不端行为,在国外从来没有听说过。我参与打击学术腐败已经有好几年了,但是对于最近的新招,我感到非常惊讶。中国人的“聪明智慧”在学术腐败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下面我举几个例子来看看各种形式的学术腐败现象吗?第三,其他国家也存在学术腐败(前几种) ,但不像中国那么严重,如此洪水泛滥,前三项在美国被认为是学术不端行为,另一项是虚构数据,其结果是无中生有,二是篡改数据和结果。做过实验,但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他们做了处理,向他们希望看到的方向在国内变化是很常见的,就是用Photoshop来做实验结果,比如搞生物,运行后不用电泳,现在很多国外的评论家也都知道中国的研究人员会更多地从事这个和那个比较谨慎。还有一种类型的抄袭,可以说是我们发现的案件数量最多,部分是因为抄袭和剽窃在国内非常普遍(这里省略:编者注)。很难验证数据的篡改和数据的篡改。对我来说,检查它是非常困难的,但要确认它是否反映抄袭我是相对容易的。比较两篇文章的结果是什么?很容易看到,所以我们在这方面是最多的,但是我们也是最多的,如果是抄袭他人的结果,把他人的全部文章都抄下来,这个我们找到了很多,这是不太引起争议的,但如果不是抄袭他人的结果,而是引入其他人的论文在引进,或者抄袭人的描述,将数据转化为自己的数据,别人,这种情况是我们发现的,经常有人抱怨语录,说这不是抄袭,那写科学论文和写文学作品是不一样的,抄别人的话不能抄数,抄别人的数据被抄录这里是南开大学化学教授廖代成的一个学生给我们的一封信,廖教授和他的学生发表的一篇文章被认为是抄袭,这不是我们发现了,却被外国人发现了在国内发表了这一发现。我们转载了关于事件报告的刊物。廖教授写了一封信给出版社道歉,但我们把它推到了中国的世界,只是为了和廖教授选择一个院士。他的学生很匆忙。这篇文章的第一作者写了这样一封信:“因为英文有限,我用英文文章中发表的其他相关文章的英文文章,甚至把一些句子完整地摘录下来,这是我个人的问题,我一定会再加上注意!与文科文献不同的是,即使文献中的一些文章在化学的学术论文中是完整的,只要他们自己报告自己的发现和结论,跟剽窃没有关系!因为化学文献的重点放在实验方法,数据和结论,而不是个别的单词或短语。“他说,这个声明得到了廖教授的批准。如果学生们对此感到困惑,我觉得这并不奇怪,但如果作为一名教授也有这样混乱的知识,我感到很可怕。在散文写作中,不仅抄袭人们的资料,抄袭抄袭的结果,抄录某人的语言,也被认为是剽窃。这是国际公认的。以下是由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院联合出版的介绍性小册子。剽窃的定义是“利用他人的观点或言辞而不给予适当的解释”。也就是说,不仅盗用他人成就(这里省略:编者注),而且对其他人的着作缺乏适当的改写就是剽窃,如果是直接引用别人的文本,应用引号引用来表示,只是说明来源不够。有些人把文章的引言部分写下来复制别人,抄写这篇文章引用的注释,他认为这不是抄袭。这也是剽窃,在介绍别人的成就的时候,必须用自己的语言来重复,不能用别人的话来引号。这是一个公认的国际学术标准。以下段落是根据国际电子电气工程师学会(IEEE)的指导,根据严重程度将剽窃分为五个级别,最显着的是没有书面资料的文章的全文,记录违规和撤销罪犯在IEEE出版5年的权利。其次是大量明确的文件副本,长达一半的罚则与上文相同。第三种严重的剽窃是暴露无用的句子,段落或插图。第四种严重剽窃并非不恰当地指明了重复整个页面或内容的来源,通过改变单个单词或短语来重新排列句子的顺序来做到这一点,尽管不是副本,而是没有标明来源,它会剽窃。最后一个是来源说明的很大一部分,没有明确指出谁做了或写了什么。因此,抄袭句子抄袭别人的剽窃,即使指明来源,抄袭他人“的句子,也被视为抄袭。如果找到了,同样会被宣布,受到惩罚。不仅我们的网站这么想,国际学术组织,期刊也这么认为。所以在写散文的时候,要注意提交给外文期刊。很多这种抄袭是由学生造成的。我相信廖教授本人没有参与写这篇文章。这篇文章是由学生撰写的,抄袭是由学生完成的。但是既然你把你的名字写在纸上,你应该承担责任。如果没有发现抄袭,教授尽自己的本分来揭示这篇文章的好处。剽窃一旦发现,就要抛开责任,就是学生做,没有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应该这样做。这发生了很多次。东南大学校长顾冠群也是两年前的例子。发现三篇论文被抄袭。学生勇于承担责任。他们说他们做的是学生,和校长没有任何关系。我相信。但是既然你签了名,那应该是一种责任,签名不仅是荣誉,也是责任。你不能说好事是你的,坏事是不负责任的。还有一个学术腐败的案例是多票投票。在国际上也被认为是不正当的行为,国际学术期刊普遍反对一个以上的草案。但是,国内的手稿有更多的同情和理解。在国内大学需要发表论文的博士生人数太多了。我不知道浙江大学需要多少篇文章,许多大学需要3篇SCI论文。没有足够的论文不会让你毕业,但再读博时间太死了,不得不在3年内毕业。国内很多关于稿件的刊物都没有立即回复,拖拽你,可能会导致你还没有发表的毕业论文。所以有些人同时为几种期刊贡献。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这涉及教育系统的一些问题。所以同时在国内同一篇论文上发表两篇论文,或者先在内部刊物上发表一篇学校刊物等,然后拿到国家出版物上,或者先在国内出版上发表然后翻译成英文在外刊上发表,可以考虑帮助外国学者进行交流,我们现在对这些情况非常慷慨,不介意吧。我们要反对什么?他们是那些在国外期刊上被投票过的,那些在国外期刊上被翻译成中文,在国内期刊上发表的,因为完全没有必要,纯粹是为了增加论文的数量。那里到处都是开花的人,不仅是第二票,还有三枪四枪五枪六枪七枪。我们现在发现这个记录是一个十几个投资(笑)的草案:二十一世纪人口与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林业经济,1998(4)21世纪人口与资源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医学与社会,平顶山师专学报,1999(1)21世纪人口与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自然杂志,2000(2)21世纪人口,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4)21世纪人口与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中国大学,1998(4)人与自然人 - 21世纪人口与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中国林业企业1998(4自然与人类自然--21世纪的人口与资源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的可持续发展(续)中国林业企业,199 8(5)自然与自然的人 - 可持续发展21世纪人口,资源与环境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人与自然的关系 - 21世纪人口与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银山学院学报,1998(2)自然与自然 - 人口二十一世纪(1)自然与人文 - 21世纪人口与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石家庄经济学院学报,1998(4)人类地球科学自然与自然,1998(3)自然与自然的人 - 21世纪人口,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河北省水果与环境研究1 998(4)自然与自然人 - 21世纪人口,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河北林业研究所,1999(1)自然与人文 - 21世纪人口,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内蒙古:环境保护,(2)自然与人文 - 21世纪人口与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内蒙古环境保护,1998(3)自然与人文 - 人口,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在21世纪。内蒙古环境保护,1998(4)人类自然人类21世纪人口,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人口与经济,1999(1)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周宜干。他甚至没有改变这些文件的标题,那些改变标题的人,但实际上仍然是同样的文章。遍布全国的出版物遍地开花,到处都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必须打击它。另一个是假学术简历。偶尔在国外也可以找到。我们都读国际新闻,有时会遇到一些外国名人学历问题的报道。当他们是医生时,他们没有学位就自称是医生。或者他没有读他正在谈论着名大学的大学。和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一样,他们也被发现在这方面有问题(笑)。这是政治家的问题。对于那些现在讲学术的人来说,伪造学历,提高学术地位是不一样的。有时候外国学者会发现这个问题,但是很少见,而且方法比较简单。不像我们中国同行在科学研究,伪造学术简历,也尽其所能。让我举一些例子。一个是“MD”问题。 MD是MD的缩写。中国医学院的大部分毕业生都是医学学士,但美国不一样。美国的医学院实际上属于研究生教育。他们是头四年的本科和四年级的医学院,共八年。最后,MD,MD。有的医生博士不赚钱,愿意从事研究工作,到生物医学实验室当博士后,当博士。我们可以做一个博士后。国内很多医学毕业生,虽然有学士学位,却利用中美两国的差异,在美国做博士后,成为医学毕业生,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这被认为是利益的漏洞。美国的制度,也是一种愿望,一个愿望,我想其实我是需要调查的,因为美国一些比较差的聘请博士后生物医学实验室,有人愿意做的是高兴,是否真的是医学博士或是假医学博士,但是有些人真的认为自己是医学博士,写了自己的医学博士简历,就连我也遇到过两次,回到医学博士后再次翻译成医学博士,这是不合适的,这是值得调查的,其他人在他写给美国的简历中做博士后研究,但是你看他的教育经历,没有拿到博士学位,这是医学硕士学位的一部分度t o美国做博士后,回国后变身为博士后。我们也发现了其中不少,包括大学的校长。这是不恰当的,我把它称为没有博士学位的博士后。在国外和国内,博士后的看法是不一样的,在国内一般认为博士后博士甚至高于同样的,相似的程度相同的东西,所以没有读博士学位,但是做了博士后,一下子就等于把自己的学术地位提高了一点,我觉得这些人写海外博士后的经历还是比较合适的,海龟之中有另外一种常用的方式是用简历打包自己,因为现在我们被打得更多(笑),这是比较少见的,在他的履历表里,他被列为某个社会的某个总裁,某社会的主席,这些研究所是非常大的,比如中国医学遗传学研究所所长和国家工程研究院院长是什么?我知道世界博爱协会联合会(笑) ,包括你们都成了他的男人。这是用美国结社自由做的,在美国建立公会,只要没有人用过这个名字,就可以用,可以建立,即使只有一个人,一个光明灵当总统董事长,没有人管你的。因此,如果每个人都看到总统和主席名单上列出的回归员工的简历,基本上是这样(笑)。真正在国外非常正式的学术机构中,当时的华人董事长是少数。我也知道在加拿大有一些中国人曾经从事诺贝尔研究所,并且给诺贝尔学者颁发了中国人的证书。还有在香港有一个中国管理科学院,也在发院士证书。这些都是利用国外的结社自由,香港也差不多,对结社没有什么管理,你成立一个全球,全世界,全宇宙的什么学会,也没有人管你的。我也建议海龟们别再玩这种把戏了,以前玩也就算了,现在已经被我们揭露了这么多,再玩就没有意思了。还有一种就是在翻译做文章,利用把英文翻译成中文的时候,那种细微的差别没法翻出来,用它来误导大家。我这里举清华大学生物系的一个教授的履历做例子。这个教授还是他们系的主任助理,是个海龟,在他的履历里头提到他曾经得过美国“国家自然科学研究奖”,这个名称听上去很吓人,好像类似于我们国家的自然科学奖。他有把这个奖的原文列出来,我们去查它的原文,发现是National Research Service Award Postdoc t oral Fellowship,这是什么东西呢,是个博士后的奖学金(笑声)。里面有一个单词aw a rd,他就把它翻译成奖,其实在英语中,award和prize这两个词虽然都是奖,是有区别的,prize是你做出很重大的成果之后我奖励给你,而award大部分并且不属于这种情况,而是认为你这个人有研究的才能,有研究的资格,所以就资助你做研究,而不是对你的研究成果的奖励。你不能把它翻译成什么奖。但是在国内的海龟简历中,这是很常见的一种翻译方法。其实我还在国外做博士后研究的时候也得过一个类似的团契,是艾滋病方面的一个团契,我可不敢说我得过艾滋病研究的大奖(笑声)。还有一种是把会议海报的摘要当成论文列出去。我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是在去年,也清华大学的生物系有关。那里有一个副教授叫常智杰,我看了他的简历,他发表的论文很少,其中有的论文在数据库里根本就找不到,所以我就写了一篇文章,说清华大学的副教授成批地捏造论文。后来有人说,这些论文是有的,是参加会议的海报摘要,难怪我找不到。会议的海报摘要虽然有时候也会做为期刊的增刊出版,给你半页或四分之一页豆腐干大小的篇幅,但是那并不是论文。我只见过国外研究生要找工作的时候,因为论文太少,在简历中会把海报也列进去,但是会清清楚楚地注明是海报,是会议摘要。不注明,还把它们按论文表的格式和其他论文放在一起,那就是在冒充论文了。学术会议的海报和论文是大不一样的。学术会议一般是不审稿的,你交了钱,交了海报摘要,它就接受了,论文要经过经过peer review这一关,是全不一样的。最近我们发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一个叫肖传国的教授,也是这么干。他在国外工作了二十年了,看他的简历列出的论文,好像也有二十多篇,但是仔细一查,大部分都是海报,真正的论文只有4篇。他今年要评院士,我们把他的这些做法给揭出来,他没评上(笑声)。还有一种造假方法是改变论文排名的顺序。这最开始我也是从清华大学的副教授常智杰的简历那里发现的。他有一篇论文登在美国“生物化学杂志”上,是一个不错的学术杂志,他是倒数第二作者,也就是最不重要的作用,大家知道,最重要的论文作者是第一作者和最后一个作者,最后一个作者一般就是通讯作者。他在列出论文表的时候,就把排名的顺序改一下,把自己的名字挪到第一去,变成第一作者了。这是很愚蠢的做法,如果有人去查一下,就能够发的。像把海报当论文,别人查不到还会将信将疑,是不是我检索没有检索好。但是像改变论文的排序顺序,别人只要找到那篇论文,就知道原来的顺序是什么样的,所以这种造假手段是非常愚蠢的。但是还是有人这么干。常智杰是从国外回来的,我(此处有遗漏:编辑注)经这么干了,很可能这么干了,但我不能确定但是我知道的确有人是用这种办法评上了博导的。南京大学有一个叫朱喜刚的教授,在申请博导的材料中就这么干,而且不是个别的论文这么干,而是成批地干,把自己是第二作者的改成第一作者,是第三作者的改成第二作(此处有遗漏:编辑注)报上去评博导。后来被人发现了,反映到我们那里来,我们就把它登出来。但是这个人还是当上了博导。南京有个报纸叫“江南时报”要报道这件事,来采访我,也采访了南大校方,南大校方便通过上面的关系压下来,不准“江南时报”报道,说是江苏有一个规定,揭露性的报道必须经过被揭露一方的领导的批准才能刊登(笑声)。所以这事我觉得很可果。如果果当评博导的时候,不知道他弄虚作假倒也罢了,既然已经被揭出来了,还坚持要让他当博导,这就太说不过去了。在揭他的时候,清华大学还发了个内部通知,要各个教师注意学术道德的问题,用一个月的时间查查自己的履历里头有没有弄虚作假的,改过来就既往不咎。如果一个月后还被发现有假,就要严肃处理。这好也也算是个反应吧,虽然是内部的反应,而且对常智杰也没有进行处理,还让他升了教授。这是今年年初的事。最近我们发现,在清华大学医学院还有更恶劣的。我打击学术腐败这么多年,还总有让我感到惊讶,惊奇的地方。最近的这个例子就是这样的。清华大学医学院的院长助理叫刘辉,他居然去伪造论文目录,而且用的是很特别的方法。我以前听说有人伪造论文目录,是把同名同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却不知道我是不是这个样子,中的刘H用黑体字标出来,表示是他本人。其中有一篇论文引起了我的注意。觉得很奇怪,是在英国的“普通病毒学”杂志上登的论文,研究的是艾滋病病毒,跟我以前的研究领域非常接近的。病理矫娴刻?我就把那篇论文调出来一看,刘H是刘宏,不是刘辉(笑声)。比刚才说的同名同姓的冒充更可笑,缩写相同,他就把它拿来做为自己的论文了。而且他列出的论文,有的根本就是无中生有,不存在,因为发表那篇论文的那个刊物,那时候还没有创刊呢)他曾经在日本留学,列了好几篇在日本发表的论文,我们要查日本的论文就比较难了,通过在日本留学的留学生去查,才知道论文不存在。还有,他发表的一些论文里头,他是第三,第四作者,在一批作者中排在中间,他就把列在他的后面的作者都给删掉,让自己变成最后一个作者,看上去他好像发表了不少他是最后作者,也就是通讯作者的论文。在几天前,我写了一篇文章,揭露刘辉简历的问题,登在网上。第二天,清华大学有反应,什么反应?就是把清华大学医学院的网站给关了,不让看上面的教授简历了(笑声)。\\ u0026nbsp;四,学术腐败种种(下)上面我列的这些现象在国外也有,但是没有中国这么严重。后面列的这些现象基本上就属于有中国特色的了。像“假的真文凭,真的假文凭“。 “假的真文凭”指的是我刚才已经提到的,高官利用权力给自己弄个博士学位,文凭是真的,但是含金量是假的。还有“真的假文凭”,它的文凭就是假的,这不仅仅是指找小贩买一张北大的文凭,清华的文凭,还包括那些国外的克莱登大学(笑声),野鸡大学到国内办班,卖的文凭。这也非常的吴征在他的履历里头说自己是巴灵顿大学的博士,后来有人去查了一下,发现巴灵顿大学只有硕士,没有博士(笑声),质问他的博士学位是从哪里来的。这引起了我的注意,就去查了一下,发现不管巴灵顿大学有没有博士,它的文凭本来就没有含金量,本来就是一所克莱登大学,只要交了钱就给你文凭的。而且巴灵顿大学和中国好几学院都有合作,在一起办MBA班卖文凭。它的校长还嗤屈志,向美国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能在中国的各个大学都办班,就能赚多少亿美元。不仅仅是巴灵顿大学这么干,美国好多的克莱登大学,野鸡大学也都在这么干。而且名头都起得特别的大,像什么“加州美国大学”(笑声),让你觉得像是美国加州大学。还有就是把大学名称往名牌大学靠,像“伯克利大学“,并没有一所正规的大学叫伯克利大学,我们一般说的伯克利指的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但是曾经有过一所”伯克利大学“在国内活动(笑声)。普莱斯顿大学“(笑声),模仿普林斯顿大学的,”南哥伦比亚大学“,模仿哥伦比亚大学的。这也是利用美国的结构自由。美国是谁都可以建大学的,怎么分辨大学的真假,质量的高低呢?它采取的是认证制度,正规的大学要经过权威的认证机构的认证。像这些野鸡大学,克莱登学,都没有也不可能获得认证的。还有是商业炒作,商业骗局,这我刚才已经还有破坏他人实验,这比较难以做调查,虽然我们偶尔也会收到这方面的反应,但是没法把它公布出来,很难确认真假。我们曾经公布过的一例,是发生在国外的,有一个叫姚雪彪的华人教授,曾经在威斯康星大学当助理教授,后来到中国科大当特聘教授去了。他是做生物学研究的。他的对面实验室培养的细菌老是出问题,那个实验室的教授一开始怀疑是自己实验室的人在搞破坏,有一个博士后和他不太对付,他怀疑是这个人干的,就告到学校警察局去了。学校警察局说,(此处有遗漏:编辑)便怀疑人,就告诉他偷偷地在养养菌的实验室安装摄像机,看能不能把那个博士后抓住。没想到却发现是对面实验室的姚雪彪在晚上偷偷摸摸地跑过去把细菌混来混去地搞破坏(笑声)。有录像做证据,威斯康星大学就把姚雪彪给开除了,中国科大却把他引进去当特聘教授(笑声)。当时威斯康星大学的科大校友们联名反对,但是科大还是把他引进了。科大在介绍他的时候,都说他曾经担任威斯康星大学的助理教授,被开除的事就不提了。利用他申请了很多科研资金,长江学者啦,青年科学家基金啦,百人计划啦。这些都要求在国内呆半年,甚至九个月。但是姚雪彪实际上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美国,他被威斯康星大学开除以后,就回到他的博士导师的实验室当访问学者去了,他的导师还是信任他的,相信他不会在他的实验室搞破坏(笑声)他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美国当访问学者。这件事后来被捅出来,是因为两年前有一批真正海龟的人,对姚雪彪很不满,不满的原因就是他拿了那么多的资金,几百万,而且还在申请973,上千万,但是又不是真正海龟,这些人就联名写了一封公开信,投到英国的自然,自然做了摘要的报道,信的原文拿到我们那个网站登出。信中提到有一个人拿了很多科研资金,但是在国内呆的时间一年从来没有超过三个月。信中没有点名,我很好奇,就去了解了一下,发现原来是姚雪彪,就把他的历史问题也给抖出来了(笑声)。科大生物系的老师,我以前的老师,就出来为姚雪彪辩护,说他在国内每年呆的时间是不到3个月,但是他在国内的时候,是没日没夜地在干活(笑声),不管是星期天还是星期六,都在实验室里呆着,所以把这些时间都算上去的话,是超过了6个月,符合合同的要求的。这当然是狡辩了,因为合同是按工作日都算的,不是按工作时间来算的。没日没夜在实验室干,对搞科研的人来说是个常规,按科大这么算的话,大家都应该拿双倍的工资了。因为这件事,我和我的母校,我的母系的关系都恶化了(笑声)。还有一个是批量生产劣质论文(笑声)。我这里列了一个“SCI论文排行榜”(笑声)。批量生产劣质论文后来被叫做郑岳青现象,指的是宁波大学化学学院的院长郑岳青,他在3年内发表了82篇SCI论文,但是那些论文都是刊登在影响因子极低,只有零点几的刊物上的。大部分发表在一个叫“晶体成长”的刊物上。他是搞搞学的,测小晶体的结构,一个实验用几个小时就做完了,然后写一篇实验报告交上去,那个刊物对这类投稿都给你登,用一页纸,半页纸的篇幅登出来。他就用相同的方法不停地测晶体,每测一个就拿去发表一篇论文。宁波大学对发表SCI论文有奖励,每发表一篇奖励几千块钱,他就靠这个得了很多的钱。其实不止是他一个人这么干。大家去翻翻“晶体成长“或类似的刊物,会发现那上面大部分的作者是中国的作者,都知道这个窍门,不只是郑岳青一个人才知道的,他被我们抓住,是有点冤枉(笑声)。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干的。在那以前我们已经揭过一个,武汉科技学院的朱海亮,他比郑岳青更厉害,1年就发表了65篇SCI论文(笑声),是那一年,2年前,中国的科研人员发表SCI最多的一个,排行第一。武汉科技学院对发表SCI论文的奖励更大,是一篇奖励一万(笑声),那一年他得了65万(笑声)。朱海亮2年前排行第一,现在他已经不是第一了,比他更厉害的还有。我们发现了一个,黑龙江大学的教授高山,最近的16个月总共发表了148篇(笑声),平均3天一篇(笑声)。我现在是一名专栏作家,但是他们的写作速度比我还厉害,所以我认为应该把这些人叫做SCI专栏作家(笑声)。专栏作家是为了付稿费,他们发表论文的目的也是为了赚钱,赚奖金。有人说他们发表的这些论文是垃圾论文,也有人抗议,说他们的论文是垃圾论文,那不是说发表这些论文的刊物是垃圾刊物吗?这些刊物也许不是垃圾刊物,而是类似于数据库,但是是利用这些刊物的特点,拼命地投论文,说这样的论文是垃圾论文我想并不过分。这完全是不恰当地进行物质奖励造成的问题。现在国际上也都知道中国的科研人员发表SCI论文,或者在自然,科学上发表论文,可以得到很高的奖励的,我知道有的美国教授因此拒绝给来自中国的论文审稿,认为是为了赚钱来发表论文的,拒绝给审。还有一种情况是分享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以前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都每只有一个,我指的是生物医学领域的论文,后来因为有的课题比较大,论文比较长,做的人比较多,有时候就会出现两个第一作者,下面注明这两个人的贡献是同等的。这种现象首先是在国外出现的,国内后来就跟着学了,而且变本加厉,一篇论文三,四个第一作者的都有,注明前面这三,四个作者对论文的贡献都是一样的,这就变荒唐了。现在又出现了通讯作者有好多个的。国外的通讯作者就是一个,但是现在国内已经出现一篇论文有两个通讯作者,甚至三个通讯作者。最近科学发表了一篇中国研究SARS的论文,通讯作者就有三个。因为国内特别看重论文的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都知道一篇论文的作者最重要的是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所以在一篇(此处有遗漏:编辑注)发展以下,以后的论文除了第一作者,就是通讯作者,没有别的作者了(笑声),前面三,四个第一作者,后面三,四个通讯作者(笑声)。最后一个现象是脚踏两只船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百人计划。前面在讲姚雪彪的时候,已经提到了,做为长江学者,百人计划,都是要求在国内一年呆九个月的,但是他们这些人都没有。我为什么说他们脚踏两只船?就是因为他们在美国那边还有一个全职的教职,还在美国大学当教授,按要求也是至少必须在美国呆九个月的。长江学者,百人划要求在中国也必须呆九个月,有很多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我这里举了北大为例。第一个是田刚,他是北大数学系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也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的教授。最近因为北大数学系和浙大数学系在吵架,所以田刚的名气变得很大(笑声),他的老师丘成桐老先生出来批评他,除了说他剽窃,还批评他脚踏两只船,中美两边的好处都要沾,在中国拿了那么多的科研资金,又不愿放弃美国那边的职务。但是田刚并不是北大教授中唯一这么干的。我这里还列了一些类似的北大教授:北大脚踏两只船的长江特聘教授田刚:美国princeton大学美国西北大学数学系Johns-Hopkins大学工程力学系舒红兵: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程和平: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刘晓为:英伦敦大学学院这也是在滥用国家的科研基金,把大笔的钱给这些在美国的人,在国内脚踏实地干的人能拿到的基金必然就少了。我觉得应该追究这些人的责任,不仅只是一个道德问题,还有违法的问题,也就是违反了合同的问题。上面这些人,田刚已经当了中国科学院的院士。佘振苏今年要评院士,不知道评上了没有。在今年评院士之前,我写了篇文章也提到这个问题,点到了佘振苏。脚踏两只船的人是不是能评院士,我们先不去管他。我想说的是,佘振苏迷信人体特异功能,迷信严新气功,是严新气功学会的科学顾问。对严新,年轻一点的人可能不知道,他是八十年代的一个“气功大师”,喜欢做带功报告,在台上讲话,台下就有哭的有笑的有叫的有跳的(笑声),还有号称原来是瘫痪的,在听他的报告的时候就突然站起来了(笑声)实际上就是在做心理暗示,集体催眠。后来他越吹越大,号称在北京发功,就能让在广州的DNA分子结构发生变化(笑声)。八十年代大兴安岭曾经发过大火,他一发功,就把火给灭了(笑声)。牛皮吹得太大,在国内没法呆了,就跑美国去了,在美国的市场还很大,有许多留学生,还有就是像佘振苏这样的华人教授在捧他。他在美国办班,去听他一次报告要交好几百美元呢。他现在也要投身科研(笑声),最近这几年已经发了几篇SCI论文了(笑声)。而且他是当第一作者,他对论文的贡献就是发功,然后看细胞发生了什么变化,材料发生了什么变化。给他提供条件的,为他做实验的,就是类似佘振苏这样的人。中科院以前有个规定,支持伪科学的人不能当院士。我不知道佘振苏这回当上了院士没有。\\ u0026nbsp;五,学术腐败的根源和危害接下来我们来谈谈学术腐败产生的原因。我刚才说了,国外也有学术不正当行为,不过没有那么严重。我的母校密歇根州立大学的一个教授David Wright研究过科研人员为什么会去干学术不正当的行为。\\ u0026blank他归纳了几条原因,一条是某种心理失常,说白了就是心理有病。我觉得破坏别人实验的,应该算是心理有毛病的(笑声)。第二条他认为是外国研究者所学到的学术标准有所不同,他说的外国指的是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第三条是监管的程度不够,还有一条是发表论文的巨大压力。这些原因在中国也都存在。但是,我不认为中国科研人员的素质就比国外的差,发表的论文的压力也未必比国外的大,所以这两条并不能用于解释学术腐败在中国为何这么泛滥。的学术标准不同,比如剽窃,抄袭的标准不同和国际学术界公认的不同,导致剽窃,抄袭的泛滥,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但不是主要的原因。监管的程度不够也是个原因,这里的监管指的是导师,领导的监管,像国内的导师手下有几十名研究生,怎么去监管?这可以说是招引起的一个恶果。当然导师本人可能也不想管,没有能力去管,这是另外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这些都不足以解释学术腐败在中国如此泛滥,它还有别的原因。是学术体制问题。目前中国的学术体系还是官本位的体制,缺乏独立性。中国的科研教育机构不是独立的机构,而是官场的一部分。院士是副部级的官,大学校长也是副部级,局局级的官,系主任是处级干部。大家都是官,都在官场里头,那么官场的腐败风气必然要带到学术界来,就会导致学术腐败,而且即使学术腐败被揭露出来了,也会官员相护,去包庇它。还有一些更具体的体制原因,比如评估体系,重视论文的数量不重视质量,追求SCI论文数,各个学校互相比来去,出现了大量发表劣质论文的情况。一些名牌大学现在好一点,开始看中发表论文的期刊的影响因子,在一般的SCI期刊上不给奖,发表在Science,Nature之类的比较好的期刊上才给奖。这也算是个进步,开始看期刊的档次了。但是还不够。刊物的档次和论文的档次并不是一回事。档次高的刊物会发表很差的论文,档次低的刊物也会发表很好的论文。所以更进一步的应该看论文的本身的质量。处有遗漏:编辑注)同行来评议,比如看论文被引用的次数。所以要逐渐地过渡到看论文的质量,而不要只看论文的数量。比如对博士生,不要硬性规定非得发表三篇论文才能毕业。特别是像搞生物研究的,实验周期比较长,要在3年内发表3篇论文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就为了凑论文数,一稿多投,或者把一篇论文拆成三篇发表,或者拿到劣质的刊物上发表。所以不应该有这样的硬性规定。我在Michigan State获得博士学位的时候,还没有发表第一作者的论文,只不过是博士论文已经达到了在美国“生物化学杂志”上发表的层次,就可以毕业了。我是毕业以后才发表了这篇论文的。硬性规定发表论文数目,有时候就会逼着人去造假,逼良为娼(笑声)。当然我们也不能把造假的责任都怪到体制上,有些人被抓到了,就辩解说他被逼良为娼的,问题是还有很多良人一直就是良人,并没有变成娼啊(笑声)。所以个人的责任也是有的,不能都怪到体制上面。我们现在要探讨的,是要如何减少,消除学术腐败,而不是为搞学术腐败的人开脱责任。还有像评教授,都要求多少篇论文,而不看论文的质量好坏。大家拼命发表论文,除了要去赚奖金,赚钱之外,也是评职称需要。国外有的名牌大学现在已经不重视论文的数量了,在从助理教授晋升副教授的时候只要求拿出你认为最好的几篇论文出来让各个教授来评,其他的论文就不看了。另外一个原因是社会风气的问题。这跟我们现在处于社会转型期有关。改革开放之前的学术体制也是官本位的体制,但是学术腐败现在整个社会风气都很浮躁,大家都想赚钱,都想产业化,教育要产业化,科研要产业化。搞基础研究要产业化是很难的,为了弄到钱,就去弄虚作假。这就是学术腐败和经济腐败紧密结合的一个原因,有经济利益在里头。这也不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一两代人出现的道德危机。老一辈的科学家脚踏实地的科学精神失传了,新一代的都比较浮躁,想着怎么早点出名,早点赚钱。还有一条是缺乏舆论监督和处罚机制。我前面提到国外也有学术不道德现象,但是被发现了就会被抖出来,做这个就像社会上有很多骗子,大家不要处理,国内的情况呢,是大家都不愿意去揭露,有人揭露了也不做处理,还要怪揭露的人多事,要去攻击他。去抓骗子,反而要骂抓骗子的人。特别不要有一些官员有这种心态。有科技领导说,方没有什么吃不够的事情。我又回来了一句话,你有足够的食物去做一些干燥的事情,而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然后让我吃这种事情没有做错什么(笑)。这本身并不正确(笑声,掌声),因为他们应该做他们应该做的事情。最近开始一点点处理。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对一批人进行了处罚,公布了其中三人的姓名,其他十几人未透露姓名。说他们在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时欺骗了他们。但是你看到那些有名无名的,有些小苍蝇,老虎不敢玩。我们已经发现了这么多的老虎。其中只有十几位是院士,他们都没有处理,虽然也涉及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使用。一些当地的高校青年教师正在办理,名牌大学也不敢处理。当然这也是一个进步,敢玩也是一个进步,过得很烦人的事情。但问题是老虎猖獗时,你敢打苍蝇,这有点不择手段。现在我们有了那个网站,终于有了一点小小的疏忽,虽然还不够,揭示了四五百,但是惩罚多少呢?学生们受到更多的惩罚,所以我现在有一点难以承受的暴露学生。当一篇论文被抄袭时,学生可能会被开除,但教师罚款是不公平的,只敢飞(笑),不能再小了。现在有一个情况,恶人第一次起诉那些被我们暴露的人不但没有得到处理,反而被指控侵犯了他们的名声。我手上现在有几个官司。最近刚刚提到的是武汉同济医学院的肖传国。当然,他并没有停在那里。例如,他说他找到了Shaw Reflex Arc,这是神经泌尿学领域的一项重大成就,并得到国际认可。我查了一下,国际上没有这样的说法。他生气了,在武汉告诉我。当时我在北京,武汉法院派出两名特别执法官到会场给我一个传票(笑)。所以我仍然担心今天是否会在这里发言,是否有人会起诉我(笑)。过去有几个类似的案例,有些与我有关,有些与我无关。原告双方均胜诉,均判决原告的名誉受到打击。都使用地方保护主义和地方联系。如果在武汉打小康国的话,他还是有可能赢的,原定于11月11日在武汉举行的,这次是传唤给我的,而且我从未收到过原告证据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的规定。 “程序规定”规定,在投诉时还应附上证据,以证明我为什么侵害他。但。我们提出了不同地方的听证要求,要求我们搬到北京试用。因此,11月11日将不会举行听证会。当然会有类似的官司。包括西安翻译学院在内,现在正在起诉我这个排名事件(笑),他们说他们给了我一个请愿书,但是地址不正确,又回来了。接下来,让我谈谈学术腐败的危害,为什么要打击学术腐败呢?原因之一是学术腐败违反科学规范,造成不正当竞争,这是指科学资源和学术地位的竞争,欺骗很容易,剽窃,制造数据,应该有多少篇论文要真正从事科学研究,脚踏实地的人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取得较高的学术地位,脚踏实地的人就没有前途,一旦这些冒充真正的人已经掌握了他们的物权,他们将不可避免地打垮那些脚踏实地的人,就像吴大郎店一样,不要高看他,也不要对人有真正的认识。一个是腐败的,有些地方是不应腐败的,比如教育和医疗领域腐败。学术界现在也是腐败的。学者应该是最不腐败的。作为一名学者,搞学术研究,始终是为了真理,追求真理,最不应该是骗人的。为什么学者,科学家在大众心中这么高,形象如此之好,就是学习。这样一来,有的人搞学术腐败,也会损害整个学术界和科学界的声誉。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学术腐败是最严重,最腐败的。学者一直是社会的良知,社会良知不见了,不够严重?那么,科学界的声誉就会受到损害,不可避免地会阻碍科学的进步。科学研究需要全社会的支持。它需要提供科研经费,需要有比较好的科研环境。这些都走了,科学很难发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损害公众利益,因为从事科学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是利用国家的资金搞的。那么从事学术腐败就是浪费纳税人的钱。那么,一些学术腐败和经济腐败勾结,就是骗取消费者的钱。所以这些都在损害公众利益。怎么做?我只列出几个。首先由管理部门,学术团体来管理。正如我刚才所说,无论如何管理这些无管理的事务,我们是不正常的。应该有一个专门的管理机构来解决这些问题以及美国卫生部的专门机构。中国也应该有这样一个机构。当然,如果在中国建立这样一个机构,也会造成新的问题。新机构的设立也是官僚主义,也是官场的一部分,官员的腐败,难以保证这个机构不腐败,不好,这不仅不是要打击学术腐败,而是为了保护学术这个案件被发现了,但是没有说这样的事情。因此,如果真的要负责,就要公开透明地监督和披露调查处理结构。我们不应该隐瞒那些从事学术腐败的人的名字。当美国卫生部宣布调查结果时,列出了哪个学校,谁做了什么,有什么证据,而不是像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发出一个简短的通知,我们怎么知道这个人没有受到委屈呢?因此,不仅要有这样一个专门的机构,而且要控制它做什么和如何管理,实际上中国现在有这样的机构,比如中国科学院,也有科学的伦理委员会,但没关系,院士暴露了十几个人,却从来没有看到过管理,所以要管理,而且要公开管理,透明化管理,我们网站的一个好处就是我们会公布所有的让每个人都能看到和监视他们,而不仅仅是少数人得出结论;其次,实行舆论监督,不仅要依靠网站的监督,还要把传统媒体,电视台,报刊等整合在一起。现在比以前好一点,我们网站上发现的情况,有时候传统媒体都会跟踪。在监管时,打击假货时,应该为自己的名字命名,而不是为他隐藏。因为他的匿名不会起到舆论监督的作用,既然是假的,就应该批评命名。不敢说出来,用针灸方法的指责,你自信地忽视。所以我觉得既然是假的,就应该命名,不应该那种。有些人一直说我不善良,他们承认我说的是事实。但是,为什么要用这种苛刻的口气,而不是温和的,刻意的口气呢?为什么我们不得不说他做了一个假的,不要说他有一点点不对?他为什么要说他是骗子,不要说他没有规范呢?一直有人责怪我是我的一部分攻击。在我看来,这些从事学术腐败的人是无耻的,为什么要给他留个脸呢? (笑声,掌声)要对他们好,就是对别人,对不从事学术腐败的人。三是注重引人注目的人物。 (笑声,掌声)因为地位高的人从事学术腐败,其影响是巨大的,包括对下一代科学家的影响。下一代人发现,伪造一个骗子也可以是院士,爬到如此高的位置,我们会认为我这样做了,这是最简单的方法。另一方面,这些拥有更多科研资源的地位高的人,比平均身份低的人危害更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把重点放在打击高地位,重点打击名牌大学的院士,校长和教授。这是我们的原则。这个原则最早不是我提出的,而是由中国科学院老院士邹承录提出的。提到打击学术腐败的现在,我们从八十年代开始就是由邹先生提出来的,只不过他们的上诉是在中国科学出版社的报纸上发表的。当时没有上网,没有影响。现在因为互联网的影响比较大,所以邹先生一直非常支持我们的网站。在前一篇文章中,邹先生提出了重点打击高调人物的建议。当然,我们应该打击地位低下的人,但是我们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们不能管理所有东西,只能拿起来(笑)。对于那些没有地位的人来说,没有坏处,比如学生,我觉得我们应该是主要的教育(笑声,掌声)。第四条,加强学术道德教育,对于学生来说,对于教师来说,我认为教育者没有必要去教育他们(笑声,掌声)。因为他们知道该怎么做,他们不知道这些学术规范。他们知道故意违反这些规定对他们是没有用的。这是一个战斗问题(笑)。学生们以一种沉闷的方式去剽窃和改变数据,往往是因为教育不够。如果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那就错了。你做你学习和做的事情。你看到年长的学生和导师干了,所以学着去做。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让他们区分是非。美国现在非常重视这方面的教育,许多学校开始了学术道德课程。我想我们中国的大学也应该开这个领域的课程,可以取消政治课,转到学术道德课(笑声,掌声)。最后,每个人都有权维护学术规范。有人问我,你是从事私人学术打击,谁给你这个权利?你不是国家,哪个部门的政府官员,我们为什么打架? (笑声)我认为每个人都有权打击假货,这是言论自由。我无权惩罚那些有学术侵权行为的人,但我有权说出事实真相。这是我的言论自由。有人一直说我是“学术警察”和“科学警察”。这是一个虚假的陈述。我不是警察。我没有官方的权力和惩罚。我只有一个普通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至于事实的真相,至于不惩罚我们,这不是我的事。这是政府和学术机构的事情。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权利,都应该维护学术规范,因为这涉及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不要以为学术腐败与你无关,只要自律,做就行了不从事学术腐败这是别人从事学术腐败也是危险的。正如我刚才所说,这是一个不公平的竞争。

关键词: 自然科学